higher.

a团绿担/all雅/不吃大宫/原创党/初三党。

我的班主任

  我很尊敬李老师。




  他是我高中第一个班主任兼化学老师。


  报道当天,我对他的印象很不好。他当时穿着墨蓝色底子印着金色麦穗的衬衫,手腕上戴着的表也是很普通的,裤子的颜色我记不清了,因为当时他是坐着的,我没有太观察到。只有一双皮鞋擦的锃亮。




  初中同学跟我说他像黑社会。




  我觉得好笑,事实也是这样。我站在他面前交钱,他没有说多余的话。我说谢谢老师,他也只是点点头。




  我觉得这个老师可能不会喜欢我。




  进班级后,他站在讲台上,而我坐在倒数第二排,我这才觉得他是很高的。他依旧是蹙着眉头的样子,食指点着桌面,也不会笑,只是随便说了几句,之后住宿的同学去看宿舍,走读的同学去看车棚。整个下午加晚上,都是忙忙碌碌的渡过。




  军训七天,我们鲜少有正面的接触。我的画室老师说,因为我不在美术班,所以要去画画,是要和班主任商量的。我是没有很坚定的毅力的,有了点挫折就是想退缩。可我想,不能总是这样。于是约莫是在军训的第四天,晚自习下课的时候,我说老师,您有空吗,我想和您说些事。




  他当时依旧是蹙着眉毛往教室看着的。我说完,他很温柔的拽起我的袖子,带我到对面的实验室。因为一到三楼比较空旷,每个班级都会负责一个实验室。他语气缓和的道:“什么事?”我说我想学美术。他就点点头。说他上一届毕业生也有这样,如果我要学美术,他要先向校方沟通。我愣着说,您不介意?他说这是我自己的事情,跟他没有关系。




  这话让我对他有很大的改观。我初中的班主任得知我要学美术,骂了我一学期。明明我是出于信任和尊重才将这件事告诉他,可他对这些一屑不顾,我以后很讨厌他了。




  再说回李老师。那时候我对他的印象已经好了许多。军训结束后的汇报,我班比评得了第一。我们班的学生都很高兴。可李老师没什么反应。我以为他不会很喜欢我们把心思放在这种事情里。




  回到教室。他脸上的表情变得更加开心了。祝贺完之后,他静静地对我们说:“我希望大家在庆祝的时候,可以更体贴一下别人。我们得奖了,可是旁边的五班没有。我们鼓掌,他们怎么办呢?高兴的话怎么做都好,但是应该多顾及别人的感受。”我的确是很欣赏这话的。我觉得他和我以前遇到过的老师不太一样了。




  刚上课的时候我实在听不懂他讲课。我就开始想,这也能教重点班吗?但是我的化学初中学的不大好,高中我不想再这样了。我就开始自己找题做,空闲了就开始做化学。第一次化学考试的时候,我是我班的第一。但其实在考试之前的换座位,我已经被调到了第一排。我以为我不会引起他的注目。




  这个成绩实在令我惊讶。同时我又觉得很有压力。于是在学后面时,我就更不敢放松。开学到现在都化学成绩,我都比较满意。




  老师有找过我说话,他说我若是想学美术,高一要好好学习,高二去更好的地方学美术。他对我说,




  你在这里太耽误前途了。




  当时空旷的教室,只有我和李老师两个人。我感觉他是发自内心的在考虑我的事情。而我觉得他的确很关注我。不止是因为我开学以来从未扣过分,不止是因为我化学不错。




  他有时候无意识的跟我炫耀他的女儿,我会觉得我们两个的距离很近。当他在台上讲课的时候,我又觉得他是货真价实的好老师。他不对我们发火,很喜欢对我们思想教育。我跟朋友在一起,我是炫耀着称赞我的老师的。




  他有许多奇奇怪怪的地方,我的同学都为此苦恼,但在我看来,五十五个人凑在一起找一个人的缺点是太容易得了。他像我初中班主任描述的高中老师一样,经常晚自习失踪,准时下课,请假找不到他,有奇奇怪怪的要求。




  可是我觉得他是我遇见过最优秀的教师了。




  

2018年8月26日 在我纠结中 看到喜欢的老师发了一句“喜欢什么都不算晚。”

我躺在床上流眼泪。

快递小哥和漫画家[润雅][上]

七夕快乐!

今年根本就没准备贺文,于是很努力写了个小短文出来了。

过两天会把后文放出来。

模特组长长久久。










松本润是个送快递的。

“润君你好歹负责的也算是富人区,真的没有什么可爱有钱的妹子看上你吗?白白浪费了你这张脸了。”生田斗真一边整理货物,一边说。

“你是不是在ins上看这种东西看多了?只有男人,不会有女人的。”松本润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“那我先去配送了。”生田斗真回头看骑着小电驴扬长而去的松本润,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,

“好想要恋人啊~”

“你好,我是○○公司的松本润,有您的快件。”松本润按响门铃,听见里面传来一声“马上来”,以及噼里啪啦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掉落的声音,门就像是被撞开一样。相叶雅纪露出了个灿烂的笑容“我是昨天新搬来的,以后都麻烦你啦。”松本润摇摇头“没关系的,那么,请您在上面签个名。”相叶雅纪接过去笔,草草写上后又猛地抬起头,说着“等我一下”又跑回屋子。片刻,相叶小喘着气回来,摆在松本面前的是一袋冰淇淋,松本疑惑的抬起头,相叶又露出了招牌笑容。

“工作辛苦啦,送给你。”

嘭咚。


“已经第四天了……”

“是喔。你是迟来的思春期吗?大男人有什么可喜欢的,一根雪糕就让你沦陷了。”生田斗真把快递封上胶带,旁边自言自语的松本润让这本是闷热的天气更加严重,他心里念叨着杀人犯法,又问松本润:“话说你这么下去真的好吗,这个月的截稿日期马上就要到了吧?你要是拖稿的话,对插画师也很不尊敬啦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不会是忘了这事儿吧?”

松本润是个写小说的。

年轻的他因为和家里闹翻了于是走上写手这条路,更新速度稳定,剧情跌宕起伏,角色设计的也可圈可点,一直在读者中有着不低的人气。本来他是不缺钱的,但因为偶然一次回家父亲的嘲讽,他黑下脸又多打了一份工。满打满算这也是两年了,在写文之余也能抽出时间锻炼身体,这份工作他也舍不得辞去了。

话说回来,这个月他的第二作就要出单行本了, 这次的画手是他新合作的“炸鸡兔”老师,看名字应该是个很可爱的女性吧。自己也要专心写作了,万一拖了更新编辑可是会拿刀赶来的。

叮咚。

松本润掏出手机看了看。

ABMA请求加您好友。

谁……?他努力想了想,还是顺手点了同意。

“是松本润君吗,我是相叶雅纪。”
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!!润君,箱子,箱子砸到我脚了!!”生田斗真哀嚎出声,松本润忙把箱子捡起来,在生田的抱怨下打字,“是我,相叶桑怎么了?”

“没有!就是在业主群里看到了你的line,就加了一下,这样我要是寄东西什么的通知你也很方便。”

松本润无意识点点头,原来是这样。但是他已经看不进去了,心里的小松本润正在放烟花,相叶雅纪加他微信啦!小松本润咆哮。

“你在工作吧!不打扰你啦,晚些联系(❁´3`❁)”

原来他还会发颜文字,松本润用手摸了摸脸。

“松本润你给我把快件放下再看手机
!!!!!”生田斗真惨叫着。






“松润,我舍友说下个月末他要办画展,给你留了票,要记得去喔。”

“大野桑的?”松本润换下制服,翻着手机看日程,“好啊。”

生田斗真点点头,拎着包和道了别就离开了。



叮咚。

S:你下班了?关于新连载我有想说的事情,下班后一起吃个饭吧。

松本润艰难的用拇指戳了个“好”,把包往上提了提,也离开了公司。


“哟。”樱井翔朝他招招手,松本润小跑过去:“你不用在门口等我也没关系啊。”樱井翔挠了挠脸,“其实是看到一个朋友,顺便说了几句话,你就正好来了,进去吧。”松本润点点头,跟着樱井翔进入餐厅,看见他朝一个方向点了点头,松本润也没太在意,很快就入座点了菜。

“那么,关于新连载有什么要说的?”松本润脱了外套,接过侍者给的餐具,问道。

“这次要写的是网游背景,主人公与女主角并肩作战发展到线下的故事吧?”樱井翔手指点着桌面,“这是你第一次写恋爱故事,说实话我也觉得这个要求对你很勉强……但是我觉得,为什么不把女主角设计成男性呢?”

“什么?”松本润愣了,“你是要我写bl?”樱井翔心虚地别开眼睛,“最近不是很多嘛,男性玩着女号什么的。而且这类题材很受欢迎,难得的恋爱小说,应该勇于尝试一下。”

松本润叹了口气,“我明天给你回复。”

樱井翔疯狂点头,开心的吃起了饭,松本润这么说就离同意不远了,而且吃饭是人生大事。


ABMA:怎么了?

松本盆栽:?

相叶发来一张朋友圈,是松本发了个小熊纠结的图片。

松本盆栽:没什么啦,是工作上的事。

ABMA:要是有不顺心的事随时都可以来找我哦![小熊摸头]

松本润摸了摸变热的脸。

松本盆栽:其实我也有想商量的事……相叶桑愿意听吗?

ABMA:当然!叫我相叶君就好啦。

松本盆栽:我有在写小说,但是最近编辑给我提了一个建议,是我完全没接触过的题材,我有点犹豫要不要接受。

ABMA:要是实在没有信心的话,还是拒绝比较好。

ABMA:但是接触不同的题材,也不会使读者感到审美疲劳,还会增进写作技术,要是有机会的话,还是可以勇于尝试嘛。

ABMA:[小兔抱抱]

松本盆栽:也对呢,谢谢相叶君!相叶君也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的。我会努力的!早点休息。

ABMA:[小熊睡觉]

ABMA:晚安。

小松本润又在打鼓了,不过这才加上好友的第一天,就和相叶聊起了隐私的事,感觉自己以后是会死在恋人的手里啊。松本润开了瓶啤酒,愉快的想到。

不过要是能死在他手里,倒也没什么不好。



“小大要开画展?”相叶雅纪锁了屏,转头去看玩着任○堂游戏机的二宫和也。

“对。”二宫和也点了点头,“今天他给我的票,说是一定要带你去。”相叶应道:“我这次肯定会去的啦,这个月我少接点稿。”二宫和也噼里啪啦敲着掌机:“我倒是无所谓啦,但是你不是那什么,接了个小说的插画么?这个可不要拖稿哦。”

“不会的啦。”相叶雅纪窝进沙发里,拿着啤酒看电视。













建了个群!!
这里可以讨论一切跟ivlis有关的事情。
呜呜呜呜球球大家加群吧

满月「润雅」



想说基本都在微博

接受不了兽//人请绕道

不要举报我

https://media.weibo.cn/article?id=2309404271235553997409

talk[模特]



天哪我写的是什么东西啊




松本润在乐屋里有一下没一下的翻着杂志,整个身子陷到沙发里,没看几页便昏昏欲睡。

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乐屋的门被那人身边急促的空气撞开,相叶雅纪刚拍完杂志,头发还是放荡不羁的,脸上的妆也没来得及卸,他把手里的玫瑰团胡乱扔到茶几上,嘴上一边念叨“困死我了”一边挤到松本润身上。

松本润好脾气的把他的外套披到相叶雅纪身上,又让相叶雅纪枕着他的胳膊,累过头的相叶雅纪来不及享受松本润难得直白的温柔,就合了眼匆匆睡去。

第一个进门的是二宫和也。

“哇哦。”他夸张的挑了挑眉,到嘴边的调侃因为熟睡的相叶而吞回去,他坐在沙发上,掏出手机在群组里发line。

haru:相叶雅纪你不是人!

-3-:?

🐟:?

mj:……

haru:「图片」

松本润眼角抽了抽,这正是相叶雅纪依偎在他怀里熟睡的图片,对面的二宫和也猫唇勾起个弧度,不可掩饰的心情很好,丝毫没有生气的样子。

-3-:注意一下。

🐟:体谅大龄单身。

mj:你们也可以找呀。

mj:能找到的话。

haru:……

-3-:……

🐟:……

-3-:松本润你不是人。

🐟:松本润你不是人。

haru:哥哥很伤心。


没了。







「奇杰」破晓



我确实觉得有点崩

第一次对奇杰下手 阿姨对不起你们

请酌情










    这不是小杰第一次来这儿了。

    指针指向十二点,夜色已深。这座小城市并不如友克鑫那般繁华,这个时间街上也没几个行人,更别提这森林深处。他摸索着来到这儿,脚下的泥土有些黏湿,傍晚下了场小雨,这时又起了雾。小杰猛吸了口气,爬上了最高最粗的那颗树。

    自然,这树是比不上世界树的,小杰很轻巧的就爬上了树,找了适宜的地方倚着树干,静静地吹着风。

    他离开鲸鱼岛有一段时间了,嘴上说着是到处去旅行,但他其实不太好意思待在家里,自从失去了念总觉得少了点什么,如今奇犽也不在身边,看着米特阿姨安心的眼神,他又觉得有点无力,参加猎人考试本就是为了追随金的脚步,见到他后反而没什么执念了。他挠了挠头,这种想法是他曾经不会有的,朋友都说只要跟他在一起,就有一种目标很明确的感觉。可是现在,他却越发迷茫了。小杰往下蹭了蹭,躺在树枝上,感觉有点不像自己了,他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。

    奇犽...现在在做什么呢?小杰忍不住想,奇犽现在一定和亚路嘉到处旅行吧,只有自己这么纠结,实在是太笨蛋了。他自嘲地笑笑,舒爽的凉风吹着,他渐渐起了睡意,后来,他竟倚着树睡着了。

    醒来天也是黑的,他把手机落在旅店了。分辨不出来时间。这可真是不太好,没有了念是多么危险,他是最清楚的。小杰嘀咕道。

    “可不是么,看到你一个人在这儿睡得这么熟,可真是吓到我了。”小杰看到面前有个身影一晃,便是他熟悉的毛茸茸的银发,他的伙伴,他的挚友——奇犽.揍敌客。

    小杰显然还没反应过来,他掐了一下自己,又摸了摸奇犽的脸,搞得小少爷有些不好意思,“喂小杰,就算这么久没见,你这也太热情了吧。”真的是奇犽,小杰想,“你不是应该在和亚路嘉旅行吗?你怎么过来了......还有,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?亚路嘉呢?你不会丢下他了吧?”小杰显然有些语无伦次,他想问的问题太多了,嘴巴张了张,又不知道说什么,只好盯着奇犽,等他回答自己的问题。

    “我也是来旅行的啊,想知道你在哪还不简单吗?亚路嘉的话在旅店,他早就睡了。我怎么可能丢下他啊!”奇犽有些好笑的说道。“那...那你过来干嘛?”小杰话刚落就有些后悔了,他当然也很想奇犽,只是如今的他没有念,他总觉得见奇犽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   奇犽皱了皱眉,似乎是对这个问题不太满意,“你这家伙,我自然是想见你就来见你了啊!你难道一点都不想我?”这不太像奇犽会说的话。小杰心情不禁好了起来,他笑着说:“这个嘛......”

    接着,他带着破晓的露水,带着潮湿的空气,带着阳光,带着他那颗怦怦跳动的心,带着他微微颤动的睫毛,亲吻了奇犽。

    

  这本该是他们的时间。

「智雅」画

学院设定
ooc了
明明是智雅却没有出场的拔拔
短打







“三年级的大野学长,画画好像很好呢。”

“可这跟我又有什么关系?”二宫和也盯着便当盒里的青椒,犹豫着要不要把它夹出去。

“二宫君不是和大野前辈认识嘛?京子对前辈一见钟情了,麻烦二宫君把这个给大野学长啦~”同班的女孩嘻嘻哈哈的说着,虽然语调是俏皮的,但恋爱中的女孩子都是不容拒绝的。二宫和也懒得接下这种麻烦事,想了想说“那为什么不找相叶君?他和大野桑可更熟哦。”同班的女孩一听,连忙摆手道:“相叶君是隔壁班的,我们不熟啦!总之,这件事非二宫君不可,麻烦你啦!”说着,把粉红色的信封往二宫和也怀里一塞,赶忙离开了。

二宫和也看着被挑出去的青椒,叹了口气。

放学后,他来到美术社,大大咧咧的拉开门,说了一句“大叔我进来了”,连门都懒得敲。

只不过部屋空无一人,偌大的房间只能听见隐隐的风声及窗帘摩擦墙壁的声音。他想了想,美术部的成员除了大野智都是美术班的,如今应该都去集训了。大野智向来神出鬼没,部屋没人也是理所应当的,他把信封放在桌子上用盒子压好,转身想要离开。

忽然,他瞥到向来挂着“禁止入内”牌子的屋子门是开着的,牌子也掉到地上,二宫和也叹了口气,想要把牌子挂上去。

他走到门口时,忽然一阵强风将门吹开,他不禁往前一看,里面坐着的正是他要找的大野智,现在他正聚精会神的绘画。

然而二宫和也根本没有在意这种事,他所震惊的是目光所触及到的三面墙,无不被贴上了画。

而所有的画画的都是同一个人,那个人他做梦都忘不了,正是他从小就认识的笨蛋竹马……

相叶雅纪啊。

此时大野智注意到了门口愣着的二宫和也,他眯起眼睛说到。

“真头疼呀,这本来是我的秘密基地呢。”

“抱歉nino,可以请你忘了吗?”

「二相」贴纸

除了短打都懒得写了
ooc



二宫和也刚到了乐屋,就窝在沙发上打游戏。等他打完一盘之后,才发现相叶雅纪已经来了,毛茸茸的栗子头缩在角落不知道在干什么。

“相叶桑?你在干嘛呢。”二宫和也走到角落,看着被几摞纸抽围住的相叶雅纪,忽然觉得有点像做窝的兔子。

“Nino呀,你看,风间给我做的贴纸!我贴在纸抽上,就不会有人乱用了!”相叶雅纪把小兔子贴纸扬起来给他看,下面软乎乎的“相叶雅纪”四个字配上可爱的小兔子,怎么看都像是jk会喜欢的东西。二宫和也忽然思考起来风间是不是最近上剧太少,怎么会闲到做这种东西。

不过,看相叶雅纪这架势,不光是纸抽,所有他的东西都要被贴上可爱的贴纸,他转身想回去继续打游戏。

“啊!Nino等一下!”

“?”

他转过身,衬衫被贴了张可爱的贴纸。

“好啦,现在你也是我的了。”

模特

短打。
ooc。

  “早上好。”相叶雅纪刚醒来,就听到恋人的声音。
  “小润早上好。”他刚醒过来,又把脸埋到枕头里,声音听的隐隐约约。
  “我做梦了喔。”他张口说。
  “什么梦?”松本润问道。
  他忘记了,虽然是刚醒过来,但梦是醒来就会忘的东西,他支支吾吾了半天,只好说道:“我梦见小润亲我了。”
  “这有什么可梦到的,”他感觉到松本钻到被窝里亲吻他。
  “是我平常就在对你做的事儿。”